“猪八戒”居然是中国第一个出家的僧人

佛教什么时候传入中国的,现在说法不一。目前大家都能够接受的说法是东汉永平十年(公元67年),明帝因夜梦金人而派使者到印度请摄摩腾、竺法兰两位僧人到洛阳,译出第一部汉文佛典。因白马驮经,任重而道远,功不可没,遂在洛阳建造了中国第一座佛教寺院白马寺。但直至三国魏嘉平二年(公元250年),昙柯迦罗才于洛阳白马寺译出《摩诃僧祇律》戒本一卷,邀请当地的梵僧前来传戒,于白马寺设法坛行皈戒。

当时,年轻的朱士行正在洛阳,立志学佛,首先登坛受戒,成为我国历史上汉家沙门第一人。受戒后,朱士行被赐法号八戒,据说是他受的“八关戒斋”,指在家的信徒需要遵守的八种戒律:一戒杀生,二戒偷盗,三戒淫,四戒妄语,五戒饮酒,六戒着香华,七戒坐卧高广大床,八戒非时食。

朱士行不仅仅是汉家受戒第一人,而且是第一位西行求法的中原僧人。那一年是魏元帝元年(公元260年),比玄奘(《西游记》中唐僧原型)公元629年西游整整早了369年。朱士行西行求法,可谓是一次开山之举。

朱士行他出家后,专心精研经典,当时译本最流行的是《道行般若》,他在洛阳便常常讲它。但因为《道行》的传译者理解未透,删略颇多,脉络模糊,时有扞格。他慨叹大乘里这样的要典竟译得不彻底,就发誓奋不顾身要向西方去寻找原本来弥补这一缺憾。甘露五年(公元260年)他从长安西行出关,渡过沙漠,辗转到了大乘经典集中地的于阗。

于阗国,是塔里木盆地南缘一个古老的塞人城邦,距离洛阳有四千多公里。当时由于战乱,曾经在汉朝归附的西域诸国都变得反复无常,虽然有些国家还给曹魏进贡,但统属关系变得十分松垮。故而从洛阳前去于阗,真可谓是九死一生,路上不仅有自然界的阻难:流沙、荒漠、高山;还有强盗、官匪;有语言上的障碍,也有水土不服的困难。朱士行以顽强的精神和崇高的信仰克服了所有艰阻,以为法忘躯的抱负毅然前行,终于抵达了目的地。

在那里,他果然得着《放光般若》的梵本,凡九十章,六十余万字。因受到当地声闻学徒的种种阻挠,未能将经本很快地送出。直到太康三年才由他的弟子弗如檀送回洛阳。又经过了十年,元康元年才在陈留界内仓垣水南寺由无叉罗和竺叔兰译出。而朱士行本人终身留在西域,以八十岁病死。

朱士行西行求法,对后世影响极大,他虽只送回一部经,但他那求法忘我的精神感人至深。他送回的大本《般若》译出之后,颇受佛学界的重视,晋道安曾称赞说:”善出无生,论空持巧,传译如是,难为继矣”。当时的义学高僧如帛法祚、支孝龙、竺法汰、竺法蕴、康僧渊、于法开等人,都为之作注或讲解,形成两晋时代研究般若学的高潮。

朱士行西行求法,为后世西行求法者如法显、宝云、玄奘等人树立了一个光辉的榜样,其功绩是不可磨灭的。